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八十三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当纪琛接到电话的时候,他恍惚了一会。在那个瞬间,他觉得自己仿佛从这个世界抽离了出来。什么都听不清,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等他再度清醒的时候,竟然到了医院,黎飒的病床前。今天,纪苏平跟黎飒的妈妈陪着黎飒的,黎飒妈妈已经睡醒,而纪苏平正借着光,观察黎飒的状况。

    突然他听到身后有状况。转过身去看的时候,就见纪琛跟个木头桩子似的,直挺挺的站着。因为光太暗,他也看不清楚他是个什么表情,就轻声问他怎么来了。纪琛没有回答他,而是径直朝睡着的黎飒走去。待他走近了,纪苏平才看清他的不对劲了。纪琛脸上看不出表情,眼神空洞,就像是没有灵魂的死物一样。联想到他前几天的不对劲,纪苏平脑子一炸。

    又出事了。

    他赶忙拽住纪琛的脖子,将他往外面拽。值班的护士看到他们的时候以为是出了什么事,还想上来帮忙,但被纪苏平摆手回绝了。他拖着纪琛到了洗手间,然后二话不说,按着纪琛的头到洗手池里,打开水往他头上浇。

    纪琛开始挣扎,两个男人的力气几乎不分上下。为了制住纪琛,纪苏平是下了死力气,但同时的,怕会误伤到他,纪苏平的注意力高度的集中,以防止会磕着碰着纪琛。

    等纪琛不再挣扎了,纪苏平把他捞了起来。开始时,他还是死气沉沉的,过了一会,他的表情就恢复到原来的状态了。他看见纪苏平先是一惊,再看看周围的景象,他变得更加迷茫了,出口的第一句就是:“我怎么会在这?”

    纪苏平这才松了一口气,回他:“我也想知道你怎么跑到这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这两天纪琛的状态一直很稳定,稳定的让纪苏平几乎要以为药性已经过去了。可谁知道他才刚放松警惕,纪琛就给他制造了一个“大惊喜”

    纪琛沉默了半响,脸色看着不是很好看。他的手纠结的抓成一团,迟疑了一会,才问:“我有没有对黎飒做什么?”

    纪苏平想起刚才纪琛站在病房门口时,那如同底下爬出来的僵尸一般没有生气的眼神。他眼神一冷,但很快他就敛起情绪,淡淡的说:“没有,你没有做什么。你一出现,我就把你拖到这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听了松了一口气,然后原本僵着的身体也松了下来,喃喃的开口,一句话重复了好几遍: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纪苏平明白这事怪不得他,拍拍他的肩,说:“这事我也有责任,我该在家好好看着你才对的。”

    纪琛听了摇头,说:“你保护好黎飒。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,你把我绑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纪苏平冷哼一声,说:“瞎说什么呢。”说完,他见纪琛像是有话要说,就问他怎么了。纪琛沉默了一会,随即说:“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但我觉得今天我好像接到了一个人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电话?”纪苏平听了神情凝重。纪琛社会关系简单,跟家里人的关系也不好,按理说是不会有什么人给他打电话的。

    “你记得是谁给你打的电话吗?”

    纪琛摇摇头,说:“我记不清了。所以,我也不确定是不是有人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纪苏平不认为他这种感觉是凭空产生的,就说:“你房间有监视器,明天我们回去看看就好了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身上都湿透了,这么干站着也不是个事。从洗手间出来后,纪苏平问值班的护士借了两条毛巾。跟纪琛一人一条,两人在走廊门口默默地将身上打湿的地方擦干。

    大概有半个小时,两个人谁都不说话。等身上干的差不多了。纪苏平突然开口,说:“我们那个时候都太乐观了。”

    纪琛知道他的意思。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是发怵的,要是一辈子都这样,那即使宋礼谦消失了,他们的问题仍旧解决不了。

    不想引起纪琛不好的情绪,纪苏平将毛巾扔到一边,拍拍纪琛的背安慰道:“先别急了。回去我们看看录像,在讨论吧。”

    纪琛也想不到什么好对策,就同意了。两个人在走廊坐到几乎天亮。等早上的时候,黎飒已经清醒。医生给她做检查,说她的伤口恢复的很好,不用等多久,就可以回家去调养了。黎飒妈妈听了,欢呼了一声,然后扑到床上,轻轻地抱了黎飒一下。黎飒微微一笑,看向纪琛问他:“你怎么那么早就来了?”

    纪琛笑笑,说:“今天起得早,没什么事情就先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黎飒哦了一声,又问他:“身体好点了没?手还疼不疼?”

    纪琛摇头,跟她说已经没什么问题了。黎飒也瞧不出他现在有什么不对,但见他精神不错,就也放下心了。几个人又说了会话,纪苏平担心纪琛又会突如其来的发病,就跟他使了个眼色。纪琛也明白厉害关系,坐了一会就告辞离开了。

    黎飒见纪琛那么急的要走,有些失落。纪苏平就跟他说纪琛还没有完全恢复,需要再修养一阵,等完全好了以后,就可以天天陪她了。秦音怕女儿不高兴,也顺这纪苏平的话来劝她。黎飒虽然有些不甘心,可瞧着纪琛手上的纱布,她只能同意了。

    黎飒爸爸这时也来了。纪苏平顺道跟他们告了别,然后跟纪琛回到家。一回家,两个人就进了纪琛房间,然后打开电脑,把监控录像调了出来。

    跟纪琛说的一样,他昨天果然接到了一个电话。那时候他本来正在睡觉,被惊醒后他接起了电话。纪苏平仔细的观察着纪琛的变化,发现他接到电话的时候,脸色一滞。然后迅速地从平静,转向了愤怒。

    纪琛一直是个很淡漠的人,从了对黎飒表现出关心,他对其他人很少表现出情绪。能让他动怒的,除了宋礼谦,纪苏平想不出别的人能做到这些。

    可是这样的愤怒并没有维持多久,很快纪琛的神情就变得空洞,就像瞬间失去了灵魂一样。这个样子,跟昨晚他在医院看到纪琛时的状况时一样的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后的纪琛,慢悠悠的从床上坐起来后,竟然还有条有理的换好了衣服,然后才从房间出去。接下来的事,就顺理成章的发展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样子,跟黎飒那天很像。”纪琛看完视频后,思考了一会后说道。纪苏平听了挑眉,然后问他:“你是说车祸那次?”

    纪琛点了点头,然后继续说道:“那天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