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73.犯规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“雨桐……”

    他突然喊得深情,雨桐听得心脏紧紧地缩起,“我现在不方便多说,先挂了啊!”

    “雨桐……”

    他再次低喊,雨桐无奈地抽气:“真的不能跟你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陆雨桐,你现在不方便是因为跟他在一起么?我说想你、想见你,想跟你说说话!你反应这么冷淡,也不关心地问一声我今天发生什么事了?斛”

    餐厅里,夏允风已经点完单,朝外面看过来。雨桐朝他挥挥手,对着电话道:“那你今天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如此敷衍的态度,宋子迁胸口的那团郁气更浓:“算了!你陪你的男朋友吧!”他刻意咬重“男朋友”三个字,恼火地掐断了线餐。

    雨桐听着“嘟嘟”的声响,抿紧了唇瓣。这个男人,最近越来越像个孩子,竟然跟她使性子了。明明当初说得好好的,大家最近各自为政,他不到三天就犯规……

    唉!

    雨桐心中叹息,抬头,见允风目不转睛盯着自己,赶紧回座。

    “邻居家怎么了?”夏允风故作云淡风轻地问。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忘记带钥匙,进不了家门,想借我阳台爬过去。我告诉他,我还没回家。”上次的确发生过此事,雨桐急中生智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么?要不要我们马上回去帮帮他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我已经让他另外想办法了。喔……这个座位好热,店里的冷气好像不够。”她生硬地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夏允风体贴地为她递上茶水,淡笑:“心静自然凉。你先把心静下来。”

    雨桐心虚地喝着茶。说谎的感觉真难受,宋子迁啊宋子迁,回头应该跟他再次强调,不能再这样随意扰乱她!

    **

    此时的宋子迁,站在自家主卧的大床前,凝望空荡荡的房间,眼中交错着愤怒和悲哀。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跟夏雪彤分手,他的人生和婚姻竟然错误得如此可笑!

    如果不是怕吓到玉珠和华叔他们,他真想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无可救药的婚姻,明天一张离婚书变可以解决。宋家跟夏家的恩怨呢?他还要多久才能结束?

    敲门声。

    转头一看,是从来不主动上楼的宋世邦。

    “叔父大人有什么事?”宋子迁讥诮道,从上次发现他擅自离开宅子出去鬼混之后,宋子迁便命令华叔严加监督。这段时间,宋世邦老老实实坐在轮椅上,整天不言不语,好似真成了老年痴呆。

    宋世邦清清嗓子:“子迁啊,我能不能跟你恳请一下。我有急事要出去两天,想离开两天。”

    “离开?两天?去哪里?”子迁每个字都问得很重。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”宋世邦难为情地搓搓手,“就是我那个相好,她最近生病了。病得有点严重,我想去陪她两天。”

    “真看不出来!我叔父还是个痴情种子,有这份难得的爱心。”

    “子迁,你别嘲笑我了。我活到这把年纪,好不容易尝到爱情的滋味,你就让我出去两天吧!算叔叔求你。”

    宋子迁英挺的眉心划过一道深刻的褶皱。他还是想笑,却怎么都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,爱情不分年纪,叔父大半辈子吊儿郎当不务正业,从来没有正正经经谈过对象,总是游戏人间。如今已近花甲,竟然认真地从嘴里吐出了“爱情”两个字……

    “子迁,就两天,我一定会小心,不让别人认出我的。”

    宋子迁看着这张酷似父亲的面孔,矛盾迟疑了许久,沉声吐出几个字:“记住!就两天!”

    宋世邦激动地连声说:“子迁,谢谢,谢谢。我这就去准备准备。”

    宋子迁目送他的背影,嘴里咀嚼着“爱情”两个字。他知道相思的滋味,所以做不到残忍拒绝叔父的请求。可是,自己的相思谁能解?

    雨桐,她为什么可以做到那样淡然?她究竟有多爱自己?

    **

    宋子迁将精力投注到工作上。

    一连两天,温欣都很想问问那晚发生的事情,但每次走进总裁办公室,宋子迁都用厚厚的文件堵住她的问话。

    终于,温欣忍耐不住,放文件夹搁在他的办公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