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百八十九章 番甜番蜜之一漾清歌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念清歌隔着层层的纱幔望着坐在地上的离子煜,她苦口婆心的话想来他一句也没有听进去。

    离子煜的一纸休书非但没有打碎付思乐的心,反而让她愈发的喜欢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......走吧。”离子煜的声音沙哑的不像话,恍若一颗粗粝的石子刮在了岩石上。

    “我不......”付思乐哽咽的说,念清歌适时的握住了她的小手阻拦了她的话,她轻轻的朝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她瘪着嘴巴委屈的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离子煜真是一块儿硬石头,怎么磨都磨不圆。

    其后。

    张公公的声音乍然响起:“皇上驾到。”

    念清歌回眸望向他那张阴沉沉的脸,他明黄色的龙袍染着耀眼的龙光,金灿灿的光晕将他整个人衬托的风华绝代。

    他刺绣龙纹的龙靴铿锵的朝离子煜走来,念清歌的心提到了喉咙口,生怕这父子两个人有什么嫌隙。

    “离漾,你别冲动,好生和子煜说。”念清歌急忙扯住他的龙袍,目光灼灼的凝着离漾,一个劲儿的朝他使眼色。

    “朕心里有数。”离漾拨弄开念清歌的小手,大步朝离子煜走去。

    他瞟了一眼凉透的饭菜,声音幽冷:“既然想饿着那便端下去,从现在起,将朕的旨意传达下去,既然离郡王不喜用膳,那么,以后便不用准备他的膳食。”

    张公公不敢言语只好垂着头将那些膳食撤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眸子深幽,面容清冷,望着有些呆滞的离子煜是气不打一处来,大掌‘啪’的将那纱幔扯下,纱幔落在了地上,离子煜不为所动的凝着某处。

    “离子煜!”离漾的声音忽而拔高,声线染着浓浓的不悦:“你在闹什么情绪,现在闹的所有的人都在替你担心,事情已经过去了,你在别扭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离漾。”念清歌的心‘砰砰’的跳着。

    离子煜一个眼神也不给离漾,完全无视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你恨朕!”离漾笃定的说,他观察着他眸中流动的表情,淡淡道:“你恨朕也没用,你的母后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,朕能容她到今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,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天子犯法理应与庶民同罪,更何况,你的母后是一国之后,作为皇后如此恶毒理应当死。”

    离漾字字铿锵,每一个字如尖锐的针插在离子煜的心口上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的母后作恶多端,但,毕竟是他的母后,亲眼看着她死去让离子煜实在是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离子煜。”离漾忽而将他从地上拎起,他死死的揪着他的衣领,深邃的龙眸直视着他空洞的忧伤的眸子。

    付思乐捂住小嘴儿,惊愕的望着这一幕,她偷偷的去扯念清歌的蝴蝶袖袍:“婉后娘娘,皇上会不会揍子煜啊,不要啊。”

    念清歌将她拉到一边儿,凑到她耳畔轻声问:“思乐,本宫问你,你喜欢子煜么?”

    “恩恩。”付思乐小鸡啄米的直点头。

    “想和他在一起么?”念清歌紧接着又问。

    “恩恩。”付思乐又一次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起什么话都不要说。”念清歌摸了摸柔软的刘海儿。

    付思乐有些疑惑的摸了摸脸蛋儿,但,还是听了念清歌的话。

    离漾和离子煜剑拔弩张的盯着对方,离漾凝着离子煜面容的变化和神情的变化,他颇为满意,他要的就是这种眼神儿,这种发泄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离子煜,你是朕的儿子,不要这样窝窝囊囊的,有何不满大可以同朕说,每日像个小女子似的把自己关在殿内算什么。”离漾的激将法十分好使。

    离子煜忽地将他推开,声音沉冷的如冰块儿:“不,你不是我的父皇,你亲手杀了我的母后,我是不会原谅你的!”

    他终于开口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终于将情绪发泄了。

    离漾幽深的龙眸凝着一抹复杂的情愫,离子煜从小体弱多病所以他格外的疼爱,对他的教育也不算是很严厉,但是现在他应该让离子煜成为一个堂堂正正,铁骨铮铮的好男儿。

    “甚好。”离漾的语气幽冷的让人望而却步,他眯起危险的龙眸:“既然你恨朕,那,朕就不必顾虑你的感受了。”

    念清歌咬着唇瓣儿忍着上前阻拦的冲动,她知道,离漾自有他自己的法子。

    离子煜捏紧了拳头垂在两侧,他定定的看着离漾。

    “付思乐。”离漾毫不避讳的回应着离子煜的眸子。

    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