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二十七章 飞吧,儿砸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把人从里到外收拾干净,赵易呼出一口气,小孩儿亦回他一幅好脸色,目前以来唯一的好脸色,嘴里似乎随时会蹦出“重赏”二字,赵易直觉他是爱干净的。

    宝金知道是眼前的小东西吓得她门儿不敢出后,不怕也不躲了,捧住小脸觉得自己太可爱。她目不转睛盯着小东西,直叹他长得好看,比小乖和小发还要好看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扯了猫尾草回来,他这么大只,这些够不够吃。”小丫头两边胳膊各夹了草回来,宝里宝气问他。

    你拿他跟谁比啊,这么大只!明明是小不点,“这只由我喂养,你只需管好那三只。”

    旺富和宝金较小的衣衫俱是家织粗布,原主倒有几件是细棉布做的,赵易找来两件最小的套住小东西扎成襁褓,咔咔剪掉原主爹的几身细棉好料衣裳,做成尿片。

    旺富和宝金神情紧张,仿佛赵易剪的不是原主他爹的衣裳,剪的是他爹。

    赵易思忖着明日当墟再买些崭新的软棉布,小孩儿皮肤娇嫩,帕子、汗巾、口水巾一样不能少。

    之前小东西泡进温水里时,小肉肉一抖一抖,显是疼的。赵易见他腿窝和脖子下面起了痱子,两瓣屁股亦是发红微肿,沾水即会刺痛,看样子以后小东西要保持身体时时干爽,为他擦洗的动作也要尽量温柔。

    赵易这边上岗上线,觉得照顾小宝宝挺新鲜,上一世大姐嫌他手脚笨动作大,小外甥轻易不给他碰。

    那边萧空馀看着堆在他头边的厚厚一叠尿布,脸色发青,他保证以后一片也不会用上!

    赵易持续上岗上线中,小家伙怎么逗也不出声,赵易喂他喝水,他起初吞咽得比较用力,赵易思及宝金之前说的话,简直心塞塞。

    小东西困在窑内拼尽全力不知喊过多少声,才让人听见,喉咙定是肿了吧。

    “张嘴,啊——”赵易趁他张口吃蛋羹,掰开他下巴看他喉咙果然红肿发亮,继而还瞧见了八颗小小的乳牙。

    赵易尚记得大姐所说的关于小宝宝乳牙萌出的计算公式,月龄减去四到六为小宝宝的出牙数,考虑个体差异,以及小宝宝的营养状况,他怀里的小东西应该不超过一岁半。

    纵然饿了数日,小东西吃起蛋羹来仍是慢条斯理,小模样十分自若,环顾屋内眼神漠然巡视领土一样。

    兄妹俩第一次啃鸡腿的吃相赵易尚记忆犹新,相比起来,赵易简直跪,越看越觉得小东西不简单。

    他脑袋老是扭向旺富那边,对旺富右脚极感兴趣的样子,先前把他放在炕上,他还主动转向旺富,赵易试着将他递向旺富。

    旺富手放裤子里搔痒,见状,慌慌张开怀抱。

    萧空馀小脚在空中蹬了蹬,旺富即将触到他时,他“噗”地一口蛋羹吐在旺富脸上。

    赵易心中甚是得意,将他重新拢回怀中抱满一胳膊,唉唉!这就是雏鸟情结吧!突然有种娃儿即将长大成人的忧伤,作为老母亲,不对!老父亲热泪盈眶,心里万般不舍却坚强说道“飞吧,儿砸,天空任你翱翔”。

    赵易越想越是得意,闷笑出声。小东西双颊瘦而干瘪,五官极是出桃,眉眼俊秀不乏稚气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