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百四十六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住整尊石人,暴-烈-燃-烧。

    山河卷中的器灵发威,李攸抓住机会,拉着巫帝冲入-岛-上-密-林。

    非是惧怕这些石人,若是认真应对,无需他出手相助,巫帝便能将整座海岛掀翻。然他们此行的目的不是打--砸,更不是摧毁海岛,而是寻宝。

    费尽千辛万苦,好不容易进来,只为砸碎一座海岛,不是开玩笑嘛?

    所以,打-架-置后,进岛为上。

    望着消失在林后的一双道侣,盘龙飞凤同时傻眼。

    两个娃娃和冥老为李攸巫帝殿后,却没有义务“保护”一龙一凤。故此,盘龙飞凤同样被石人围攻,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之前许下的宏愿,想到海岛边缘溜达一圈,如今已是应验。

    盘龙飞凤却无定点欣喜之感。

    不打退所有石人,别说再前进一步,进海岛寻宝,连原路返回都不可能!

    这当真是进也愁,退也愁!自以为遇到上仙,是机缘,是造化。如今看来,全不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他们是伸出脖子,只等着被坑!

    林间无风,亦无鸟鸣兽吼,蜂飞蝶舞。

    李攸巫帝催动灵力,将速度提高到极限,神色不见半点轻松。

    纵有阳光穿透叶间缝隙,洒下五彩光斑,小溪潺潺流过,滋润土壤,孕育出百花灵植,整片岛林仍显得空荡荡,全无该有的生机。

    寂静。

    包围在周身的,只有无穷的寂静。

    一棵枯枝被踩断,李攸突然停下。弯腰捧起溪水,竟感觉不到半分沁凉。

    眼前这一切,莫非都是虚幻?

    这般空寂又是为何?

    闭上双眼,试图以灵体查探。

    面前却有一堵看不见的屏障,死死的拦住他,无论撞--击多少次,都无法冲破。仿佛有一个古老的意志正临空俯视,在观察他,意图同他对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捕捉到片刻的影像,李攸倏地睁眼,面色发白,倒退了几步。不是被巫帝扶住,几乎要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对劲,很不对劲!”

    扣住巫帝手臂,李攸道:“恐怕我们得离开。”

    先时的念想全被打破,这种危机感更是少有体验。

    既新鲜,也凶险。

    心跳不由得加快,耳根染上赤金,却与往日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离开?”巫帝微顿。

    “对,离开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李攸表情又是一变,拉着巫帝急速退后。

    眼前景象骤然扭曲,林间小溪断绝,现出深深的沟壑。茂密的树木失去生机,枯枝垂落。花草瞬间枯萎,零落成泥。

    白色的雾气自远处飘来,弥漫林间。似一张灰网,朦胧罩下。

    雾中出现一张面孔,轮廓清晰,五官俱在。仔细辨认,会发现其神态安详,嘴边隐有一缕笑意。

    讽刺的是,这安详的笑容实同死亡挂钩。

    白雾实为瘴气,纵是天生灵体,沾上一星半点,也会陷入□□烦。

    李攸面色更白,神情愈发凝重。

    石人不攻击他,或许只是将他视为“同类”,但岛缘的狂风灰雾仍无法解释。他不敢怀抱任何侥幸,期望这些瘴气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,瘴气不会伤害他,容他闯过,巫帝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咱们走!快走”

    李攸下定决心,行动力惊人。

    巫帝没有多言,紧盯白雾,眼底似闪过些什么。

    二人转身,正要快步离开,雾中突然传出声音,生生拉住了他们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好不容易才能见面,就这么走了?”

    见面?

    李攸诧异,发现白雾停在身后数米,没有更加接近。雾中面孔隐去笑容,睁开双眼,空洞的眼眶,不带一丝色彩,让人头皮发麻、脊背发寒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没看错,那只眼睛竟眨了一下?

    “可我不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似听到极其可笑之事,雾中面孔突然咧开嘴,大笑出声,几乎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李攸皱眉,暗暗握向巫帝手腕,反被对方握住,十指交缠。感受到熟悉的体温,思绪仍是一团乱麻,情绪却渐渐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“吾名为雾。”雾中面孔道,声音带着怀念。

    “你我同生洪荒,相伴无数岁月,看尽天地沧桑。纵神世灭绝,你不知踪影,我沉睡万年,如今重逢,你亦不该忘记我。”

    说话时,雾气愈发浓厚,雾中的面孔更加清晰。

    高鼻,宽额,眼窝仍是空洞,神情中带着几许悲伤,不再予人惊悚之感。

    “雾?”

    李攸重复一遍,记忆中似闪过些什么,又十分模糊。

    那是比三界荒古更久远的时代,甚至远过上古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还是想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雾更加悲伤,喃喃念着:“也对,你已无踪太久,我还以为你陨落了……且今时早非洪荒,我亦不是当初的样子……只不过,你怎么还和这家伙搅合在一处?甚至结下姻缘印?”话锋一转,神情亦是骤变,“他可不是什么好人!”

    李攸侧首,看向巫帝。

    不是好人?

    好像也没错?

    巫帝双眼微眯,额心图腾赤--艳,万年不曾现世的巫火,似在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何人?”

    声音冰冷,视线如同利刃。若雾有实体,此刻定已被千刀万剐,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雾怪叫一声,气愤道:“我就说,他不是好人!”

    李攸挠挠下巴,他是该继续走,还是留下来听听这个“雾”会说些什么?

    若是留下的话……瞅一眼杀气外溢的巫帝,李攸默默转头。

    实事求是的讲,这可真不是个好主意。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