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百五十三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
    海湖中,三头巨鲸相处良好,并未出现李攸担心之事。

    镇守混沌海的巨鲸资格最老,鲸王则是一族之长。论资排辈,天宫冰海的巨鲸位在最末,不敢同二者争锋。

    荒兽以实力为尊,然后来者总有几分顾忌。彼此谦让,倒也住得-和-谐。

    此番驱赶仙民之举,巨鲸并且参与,只潜心修炼,偶尔浮出水面看看热闹。

    湖岸边,五株仙草已经结果,冉遗鱼小心得过头,连巨鲸靠近都会竖起背鳍,拼死一战。

    日升月落,月隐日升,东漠愈发变得生机勃勃。

    烦不胜烦,李攸以闭关为名,避居洞天福地,谁也不见,和守在东漠外的仙人荒兽比耐心。

    巫帝亦随他一同闭关。

    只在闭关时日,东漠上空的灵雨时断时续,缠缠绵绵,始终未停。

    仙人荒兽在东漠轮班守候,竟是无心找茬打架,吵嘴都少有。

    自仙界创立,难得如此平和,稳定安详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别说李攸,连天道都未能料到。欣喜之下,劈下两道天雷,权作庆祝。不想角度没掌握好,落点不够精确,正好砸在石门之下。

    黑烟滚滚,被雷劈到仙人和荒兽同时跳脚。

    没打架没斗-殴没犯天条,劈哪门子雷?就算要劈,不能换个地方?!

    跳脚的结果,又是两道天雷劈下。

    再跳?

    继续劈!

    今儿高兴,天雷无限量。

    绿洲中,帝宫门紧闭,两个器灵远离高台,寻地切磋武艺。

    玉榻之上,锦缎轻摇。

    一缕黑丝滑落,纠缠一缕银发,垂在榻边,如水波流动。

    许久,灵力飘散而出,雨云再次聚拢。

    瓢泼大雨砸下,海湖溅起团团水花。巨鲸浮出水面,喷出三道气柱,东漠外的仙人荒兽不再对天跳脚,齐齐盘坐,催动法力,全力收纳雨水。

    灵雨精纯,万万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得此好处,念及因果,决心更为坚定。

    反正仙人不死,就是在此守上千年万载又有何妨?

    日复一日,东漠外聚集起越来越多的仙民,石门下愈发热闹。

    时日久了,仙人荒兽不愿返回居处,干脆就地取材,凿洞挖山,开辟洞府家宅。

    李攸巫帝闭关百年,东漠就被“建设”了百年。

    围绕石门,一座仙城拔地而起,且随着仙人荒兽的到来,规模越来越大,堪比上古建造的仙宫。

    藏书阁中的佳人得知此事,放下书卷,抿唇轻笑。

    “这块石头,纵是历经万事,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余下的话,随仙云飘散,再不可闻。

    执笔的手轻轻落下,一行字跃然纸上,记载下荒古后的又一段趣闻。

    佳人的愉悦之情,三界的同伴皆有所感。只因各自正忙,来不及细细体会。

    巫界

    化身为仙草的雾摇动细叶,抽--飞另一株金灿灿的仙草,绕山急跑。

    行动间,灰色的雾气和金色的灵光如利刃-相-击,发出金戈之声。

    感受到危机,半座云山的灵物打起包裹,移居山下。

    巫帝宫九龙无法降服两株仙草,只得向老树和新帝求助,却使得战况加剧,整座云山的灵物全部搬走。剩下光秃秃的一座岩山,矗立在仙池边,诉说着凄凉。

    三株仙草,一棵老树,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-混-战。

    打着打着,两位洪荒神祗发现,这株灵草很不寻常。

    “是石的灵气?”

    雾退后数米,现出灵体,和阳对视一眼,卷过仙灵草查看,顿时笑得无比亲切。

    没想到啊没想到。

    仙灵草被笑得汗毛倒竖。俊俏的少年紧蹙双眉,瞪着险些毁掉云山的罪魁,很是不善。

    若知道李攸留下的灵力会招来何等麻烦,他绝不会继续站在这里瞪眼,百分之百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所以,注定被某个洪荒神祗缠住,今生今世,来生来世,飞升仙界也别想甩脱。

    假如李攸没有急着闭关,定会察觉仙灵草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奈何事情凑到一处,等他出关,打破仙规重游旧地,仙灵草身边早多出一个欠揍身影。

    没错,欠揍!

    如果不是打不死,李攸绝对会下死手,送这灰不溜秋的家伙去和山作伴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难料,李尊者正在闭关,东漠正在下雨,仙灵草的“苦难”日子开启,纵然想求助,也是无门可寻。

    这其中是否有巫帝动了手脚,不得而知。只不过,闭关的时日确是因其而增加。

    遇上这样的道侣,李尊者只能认栽。

    同理,碰上这样的同族,仙灵草只能艰苦奋斗,自力更生,自我救济。

    至于仙灵草能否最终脱困,李某人是否会肝火大动,给昔日同伴一个教训,都要留到日后再议。

    岁月轮转,那将是发生在仙宫外的另一则故事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全文完。
上一页目录下一章